2015年1月9日 星期五

大稻埕初探─延平、重慶(2014.12.24)

大稻埕的興起全歸功於茶葉
        清治末期,台灣開港通商,台北則因茶葉貿易而逐漸繁榮,大稻埕便是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興起。到了日治時期,這裡也聚集了許多知識分子,一同思考、辯論著台灣的未來,當時的大稻埕也成為了台灣民主運動的發源地。戰後經濟復甦緩慢,甚至被所謂的「祖國」所拖累;本省人與外省人政府之間的矛盾也日益嚴重,於是在1947年的2月27號,因一場在天馬茶房外的衝突,二二八事件就此發生並影響全台。

        雖然近年台北的東西發展軸線已漸漸翻轉,但大稻埕近150年來對台灣的發展與影響絕對是無可取代的。然而在這塊土地上,曾見證這段輝煌歲月的老房子卻不斷凋零。不是已被拉皮難見原貌,就是等著都更、待價而沽,甚至被夷平,搖身一變成了超高層大樓、水岸第一排。

        這一次走訪延平北路,為這些隨時可能消失的老房子留下見證。

庶民經濟圈─台北圓環

        圓環位處大稻埕南側,加上又接近台北車站等地理優勢,從以前便是相當熱鬧的庶民經濟區,甚至連民謠「點心擔」裡也都提及,近年則以寧夏夜市最為人知。而戰後的台北市政府也在附近,故也曾是台北的政治中心。

        走重慶北路從台北車站到圓環,路旁的街屋便開始變得有意思起來。華麗的雕刻,加上融合西方元素的列柱,在空間上便彷彿走進時光隧道一般。商店所販賣的物品及服務,從中醫、紗線、紙等等日常生活所需,應有盡有,真可說是台北的庶民商店街。


紙行、紗線行應有盡有

這一帶街屋多半是三層樓,不知有什麼意涵?
這棟三角窗真的可惜了,如果能把廣告拿掉該有多好

震撼全台─二二八事件發源地

        1947年的2月27號,在天馬茶房外,專賣局的官員正查緝私售菸品,由於賣菸婦人不願交出菸品,雙方發生衝突。過程中,因官員不慎打傷婦人,使得1945年以來所有對於政府的不滿全部爆發。群眾包圍討公道,官員為逃離現場,在開槍示警過程中又打死一名圍觀民眾,更使事件一發不可收拾。二二八事件就此在全台灣遍地開花。

        之後因長達近40年的戒嚴與白色恐怖,我們幾乎快忘了這段歷史。解嚴之後,二二八真相仍未有定論,政客仍繼續爭執著那些無意義的數字(那些各界菁英怎可用數字來代表?)。我常常在想,如果當年那些關心台灣的人沒有過世,現在的台灣會不會變得不一樣。

        站在南京西路的天馬茶房前,只留下一塊台北市文獻會的紀念碑,街景與當時已截然不同,就連天馬茶房都已拆除改建成超高層的大樓。看著地景的變遷,忽然有種歷史從手中消失的感覺。突然有點擔心,即使在這可自由討論的時代,歷史也會如同被拆除的房子般,逐漸從我們的記憶中消失。
描述二二八事件的紀念碑
天馬茶房現景
改建後的茶房成了超高層大樓(截圖自google街景)

繁華商店街─延平北路

        走訪延平北路,街屋又更有意思,三角窗店屋又更漂亮,卻又帶點老房子的質樸感。街上的大千百貨公司、大酒家,可以看出當年延平北路的熱鬧,也代表了大稻埕商業與休閒經濟的繁華。紅磚老房,顯得小巧可愛,又帶點古樸感。可惜的是,有些店屋為了美觀,在房屋外貼上磁磚,將其古樸的外牆全都掩蓋。沒有規劃的招牌林立,街景顯得雜亂不堪。

        而這條路也聚集了許多台灣知識分子,一同思考台灣的未來,並組織社會運動,要求日本政府給予台灣自治。現在的義美食品總公司曾是蔣渭水醫生行醫的診所,在救治病人之餘,也和許許多多的青年討論如何救治台灣。可惜的是當年的診所、台灣文協及台灣民報的發行處都沒有保存下來,倒是隔壁的舊茶行原貌保留了下來,成為藝術家創作和述說這段歷史的空間。(但還是會疑惑,為何每次都不是真正重要的建築被保存,反而都是隔壁的被保存?)
有漂亮山牆的三角窗店屋

太和堂藥房

黑美人酒家(感覺有點修復過頭)

大千百貨

大安醫院隔壁的茶行,現在是URS27W

可以看到磁磚下面是古樸的紅磚
而且騎樓還看得到木樑結構

等著被都更的可憐傢伙

正在做修復的陳進發商店


國防色更有點古樸感
現為台北社區發展中心的仁安醫院

延平、重慶之外─周邊街巷間的老房子

    涼州街
   




    安西街
巷弄間的油漆行

已成廢墟的牌樓

洋風十足的樓房


小巧可愛的房子,難得還可見到清代的房屋形式




    民生西路
古早的大酒家?
頗為氣派的茶行
居然全部被塗成黃色(驚!!!
華亭街

        這次利用有限的時間進行初步訪查,才發現原來台北市還有這麼多漂亮的老房子。但不是被貼上磁磚,就是搭上很醜的廣告,保存狀況不甚樂觀。

        躲過九合一選舉的西區復興(拆屋炒房)危機,但現狀沒有變得比較好。包括重慶北路街屋,許許多多值得保留的三角窗店屋仍未被列入古蹟保護,難保在台北高漲的地價壓力下不會有事。希望有關單位能提供這些房屋持有人經濟誘因,讓他們恢復房屋原貌,以重現當年風貌。也希望能全面檢視值得保存的店屋,讓他們能夠有法律上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