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2日 星期三

從舊機械館列為歷史建築看台大文資保存

        聽說那好像被重視、又好像不這麼重要的舊機械館確定列為歷史建築了,站在古蹟迷的立場當然是樂觀其成,但希望校內能夠一同來想想他的未來要如何規劃!不要讓他變成蚊子館,抑或是嚷嚷著要除之而後快。

還蠻有特色的外掛樓梯
        台大舊機械館建於1943年,是台北帝大時期興建最後的一棟建築。跟校史館、行政大樓之類的風格明顯不同,走的是非常低調的簡約路線,推測可能跟時值二戰期間缺錢有關,顏色則有一說是為避免轟炸而做的國防色。根據資料,據說其除了樓板外沒有使用鋼筋,我猜測可能是當時流行的預鑄混凝土工法,這種建築方式和北廠的廠房類似,不知道舊機裡面是不是也有大跨距的結構?

        我一直覺得,一個地方之所以迷人,不是擁有豐富的自然資源,就是擁有豐富的歷史古蹟可以述說土地的故事。而台大何其幸運擁有許多不同時期的建築物,有說也說不完的故事,但我也聽到許多巴不得立馬夷平它的風聲存在。

志鴻館
        當初他和志鴻館一同被劃入工學院綜合大樓的二期開發範圍內,但因他的時代與建築特殊性而開啟文資審議,其風格特殊就不用談了,他是校內唯一建於二戰期間的建築就足以作為保存的理由,當他是唯一能代表那個時期的建築時你還能不留嗎?但是我想嫌他礙事的人應是大有人在,否則在計畫二期工程的時候怎麼可能沒注意到,這也顯示了我們的文史保護觀念實在是待加強。據說當時機械系撤出前夕,官方才來辦合照會追思懷念,或像我們這種多事的人趕緊拍照記錄,有時想想真是夠了,難道我們要後代子孫只能透過照片來了解過去嗎?

        雖然說台大校風自由,但依我看,校方的文史保護觀念還是跟政府一樣短視近利。這讓我回想到前陣子鹿鳴雅舍拆除事件,鹿鳴雅舍在沒有任何風聲的狀況下、在學生稀少的暑假拆除了,為何官方可以如此粗糙的在公眾沒有什麼參與討論的機會與空間下決定拆除。學校不是只屬於我們這些當下的人所有而已,他是承載了過去許許多多的記憶而成的,而這些記憶又將繼續傳承給未來的人們,繼續累積涵養這塊土地的歷史厚度。那我們憑什麼能斷然決定什麼該留、什麼又不該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