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3日 星期日

溪口末日─經典小站的最後風景

201310月的某一天,是一個風和日麗的秋日,除了密密麻麻的課表外,實在不知道會發生甚麼大事。然而卻意外在臉書上看到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溪口站將自11/14起裁撤』!我去花蓮的次數不算多也不算少,但溪口站卻是我一直想去卻無緣的車站。

溪口站設立於1911年,後於1938年第二代站房啟用並使用至東拓完工後拆除。原始的溪口站位於壽豐溪的中游,且大概就在台九線公路旁,早期的窄軌列車行經溪口站都必須爬上陡坡才得以過橋繼續南下,也因當地地形坡度過陡,所以當初是採用折返式車站的設計,以避免車輛馬力不夠而滑下坡的情形。

但由於坡度過陡的問題一直存在,加上壽豐溪時常淤積危害橋梁,於是東拓後便改線由地塹中通過並新建溪口河底隧道,而溪口站亦歷經第一次移位。位於地塹中的溪口站,當時亦被戲稱為最難逃票的車站。

而在花東鐵路改善計畫中,預備新建雙線電氣化的新溪口河底隧道,然而溪口站平日人煙稀少(日均進出人次僅11),政府考量再建新站不敷成本,於是決定裁撤溪口站。雖然得知消息時,期中考也迫在眉睫,但我心裡很清楚,如果錯過,這個經典小站將無聲地消失在歷史之中。於是我決定放棄期中考前最後的周休假日,跑一趟花蓮去記錄下這個小站的最後身影,送溪口最後一程。


11/2早晨,天空飄著毛毛細雨,但密度卻也多到必須打傘的程度,實在覺得有點煩。從礁溪搭乘區間車南下,接著在花蓮換乘11:53由光華號擔綱的普快車繼續前行。由於到達花蓮的時間還早,所以我就到花蓮機廠逛逛。循著與鐵路平行的小路走,不久便抵達花蓮機廠的大門。花蓮機廠是東部車輛維修重鎮,果不其然在門口瞥見了DR2010。但由於是露天放置,車身有多處生鏽,顯得破敗不堪,令人擔心他的狀況如何。
花蓮機廠大門
殘破的DR2010
11點多我就回到了月台上,兩節編組的光華號緩緩滑進月台,準備發車。也許是因為天空灰濛濛的,那原本在陽光下閃耀的白鐵,卻成了暗沉的灰白色,對照一旁新穎的太魯閣號更是顯得老舊。不過也沒想到,車齡相差40年的車能夠這樣齊聚一堂,也是幅有趣的景象,不知這樣的風景還能見多久?


火車即將出發,我也趕緊搭上車。駕駛室旁的頭等席已被搶先一步佔去了,玻璃上還黏著錄影手機,看來也是鐵道迷吧。我坐下來仔細觀察周遭,車內中央是漂亮的月洞拱門;昏黃的燈光下,頭頂上的電風扇正轉動著,頗有懷舊感。窗子是可開式的,我索性將手伸出窗外,感受風的流動,伴隨著轟轟的柴油引擎聲,馳騁在這片綠野中。沒想到少了空調不但沒有感到不適,反倒多了點自由,景色不再被一扇骯髒的玻璃隔開,新鮮的空氣流動於車內與田野間。雖然歷經48年的歲月,已不若新車有舒服柔軟的座椅、氣溫得宜的空調、甚至引擎聲還有點吵雜,但這股清新、自由是其他車所沒有的,倒不如說就是少了那些枷鎖,心才能自由。

沿途是綠油油的田野,而有部分油菜花已經開放,一點一點黃色星星妝點了這看久會有點膩的綠。右邊是高聳的中央山脈,登山界知名奇萊山就躲在雲霧中,倒是有雲深不知處之感。但這純樸的景色,卻已漸漸被破壞。沿途已經豎起一支支白色電杆,扼殺了一望無際的天際線,看來電氣化完工之日已不遠矣。壽豐站正進行高架化工程,顯得醜陋不堪。漸漸的我有一種預感,這個月的所有改線段將是電氣化前最後沒立電杆的路段,也是純樸花東鐵路的最後風景。


漸漸車行至新溪口隧道前,忽然車子向一旁的小路轉去,駛入一個地塹之中。過了不久,溪口站到了。月台上許多鐵道迷似乎正迎接著我們的到來,接著像交班似的,有許多人上車,也有許多人下車,看來這是這個小站最熱鬧的一段日子了吧。

這個小站只有唯一的出入口,循著階梯爬出地塹便來到了溪口站的舊站房。當年東拓完工後仍是一座有站務員的三等站,只是後來業務清淡便在1986年降等為招呼站。人去樓空的寂寞站房,在下過雨後,牆上留下一條條的水痕,像是車站的淚痕。30年來,車站在時空中定格並屹立著,看著附近村落的學子穿梭其間,然而不知有多少人會在這裡多停一下腳步。如果車站會感到寂寞,我想,這裡大概是全台灣最寂寞的車站了吧!

大理石砌的剪票口上貼著一張公告,『為配合鐵工局東工處辦理花東線鐵路瓶頸路段雙軌化暨全線電氣化計畫─溪口隧道段工程軌道切換,溪口站將於1021114日起停辦客運業務並予以廢站』。這公告如同一張死刑令一般,宣告了這個車站的死期。然而我也無法改變什麼,只能盡我所能地記錄下,這個小站最後的身影。




步出車站,站前是一條小路伴隨著稀稀落落的民宅。向左走來到台11丙線的跨線橋,往北望是在彎道上的溪口站,往南望是長長的的溪口河底隧道,這裡是難得的乾淨視野(沒有電杆)。拍火車要做的功課,除了研究時刻表、找特殊的景,接著就是等待。等火車經過時,也是適合放空發呆的時間,看著雲霧繚繞於山間,看著眼前早已在大台北消失的綠,仔細記下這塊土地現在的美。等著等著,等到莒光號出現,就開始我此行的主要工作─紀錄。因為火車一過就沒了,所以取景只有一瞬間,是好是壞都取決於當下的判斷,拍壞了往往都要再等幾十分鐘才會有車經過。但一想到這些照片都將成為這個時代的見證,心裡就覺得這些辛苦都不算什麼。

接著轉往南平站。南平站是至今花東線上唯一還有在賣硬紙車票的車站,於是想來買一些往溪口的車票作為這個時代的紀念。只是沒想到車票已被搶購一空,只好隨意買一張南平=鳳林的車票以解苦悶。

搭著北上的普快車回程,「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了」,火車鑽入長長的溪口河底隧道,再度回到溪口站。過了這一天,接下來又要再回到忙碌的生活中,這是我對非電化花東所能做的最後交代。過了最後的溪口之夜,非電化花東最終樂章響起了第一聲,接下來便是我無緣參與的光復河底隧道切換和豐坪溪橋切換,這些工程的完工,將是非電化花東最終樂章的結束,也是花東新時代的開始。我們無法一直以懷舊為由阻礙時代的前進,但且讓我以這趟旅行,見證時代的更迭,也讓我為這一切留下紀錄。

再見了,溪口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