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6日 星期六

台北的黃金歲月─大稻埕老街區(迪化街、貴德街)

自從上次探索大稻埕街區中較為現代的延平北路後,這次因著校外教學的機會來到了大稻埕精華中的精華─迪化街。

迪化街是自清代開港以來便興起的街道,相較於上次走過的延平北路,迪化街上還留有許多傳統的產業,像是南北貨、布匹和藥材等等,不若延平北路附近是以酒家、醫院、百貨等較為西化的產業為多。而比較前陣子去過、同為清代留下來的新莊老街,這兩條街都有些特色,第一、一定會有個信仰中心,如台北霞海城隍廟和新莊慈祐宮;另一個特色就是街寬都非常窄,僅能容納單向通行。
大稻埕的信仰中心,至今仍是香火鼎盛

此行的第一站是城隍廟旁的永樂市場,這裡自從日本商人引進印花布後,逐漸成為布料的集散地。而現在的永樂市場是在1985年改建完成,除了賣布也賣許許多多美味的小吃。市場前廣大的廣場對照狹窄的街道,頗有豁然開朗的感覺,或許是當初政府的拓寬迪化街計畫所預留的空間吧。而這一段的街道也就是過年時期非常熱鬧的年貨大街,除了飄散在空氣中的藥材香,許許多多日本時代留存至今的店面,雕梁畫棟,真是讓相機的快門停不下來!美中不足的地方,大概就是爬滿天空的電線與五顏六色的招牌吧。


天氣熱使得紅豆冰攤特別熱門

好漂亮的老屋
有著漂亮立面的藥材行
再往北走,原本被車潮塞得水洩不通的街道漸漸變得安靜,尤其是歸綏街口到涼州街口這一段,商店的性質也變成以雜糧行和五金行的日常用品為主,感覺可以和新莊老街的後街做類比。不過這也顯示了這邊是較為偏向住宅區,而不是觀光客可以隨意走來走去的商業區或觀光區。像是在這裡取材的過程中,就被一旁正在搬貨的工人兇,似乎是以為我一直對他拍照而不高興(其實我只是在拍街道和房子......)。
這件事讓我有一種不小心踏入人家家裡「觀光」的感覺,而作為「被觀光」的當地人不開心似乎也是理所當然。當然我並不是真的踏進人家家裡,而是走在街道上。而街道或許對都市人而言是屬於可被觀光的公共空間,但會不會對當地人而言是專屬於他們的社區空間?
到底可觀光的「公領域」和當地人生活的「私領域」的定義為何,這恐怕也沒有人能給出正確答案,而這也是我們這些「不速之客」需要用心思考與體會的地方。



再來來到靠近河岸邊的街區,在以前沒有堤防的時代,這裡放眼望去就是廣闊的淡水河及熱鬧的大稻埕碼頭。於是,許多的洋行或貿易中盤商等仕紳階級都會選擇在河岸附近落腳,像是辜顯榮家族的宅邸及陳天來家族的錦記茶行都是其中代表。以前述例子來說,兩間房子都是住商合一的房子,平時除居住功能也有談生意、社交之類的活動。雖然兩間房子都是較為西式的建築,但也有像是花瓶狀欄杆之類的東方元素,可說是東西文化的融合。
大稻埕辜宅 

牆上的雕飾頗像鑰匙 
陳天來故居 


已築起高牆和水門的大稻埕碼頭 
以前的貿易船成了今天的遊艇 
這裡可不是空港喔
最後一行人來到慈聖宮想找廟口小吃完成我們這組的行程,但可惜商家都沒有營業,不過倒是看了場台北難得一見的野台戲。從小看鄉土劇或聽媽媽說小時候的事都會提到野台戲,在以前沒有電視的時代,野台戲往往就是村子裡難得的休閒娛樂,想像大家一起坐在廟前看戲、聊天的場景,感覺還真不錯。但或許是因為其他娛樂產業興起,到了我們這個年代似乎就已經很少看到了。然而不知道是因為他們台詞都說的很快還是因為我們不熟悉台語,所以都聽不太懂台上是在演哪一齣戲。

此次的大稻埕之行,讓我看到了在世界貿易體系及內需市場的交流之下,貨品的互通有無使這裡成為各種雜貨的集散地。而建築的特色更反映了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清代、日本、東方與西方的互相交流與文化融合,使得短短幾個街區的建築年代即橫跨百年以上。密集的貿易往來,不但造就大稻埕的繁華,更加深了這裡的歷史底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