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6日 星期二

鳳山縣舊城東段城跡踏查

城池在古代中國是相當常見的防禦工事,而曾經歷明鄭和清代統治的台灣自然也不例外。不過封閉的城池往往被視為都市發展阻礙,於是隨著現代都市範圍擴張和現代化道路的興建,能夠留到今日的城池遺跡可說是所剩無幾。這次探訪的鳳山縣舊城,在台灣城市歷史上可說是命運最為多舛的城池之一。

在清朝正式將台灣納入版圖之後,隨即設置了台灣府和其轄下諸羅、台灣、鳳山三縣。然而朝廷高層始終擔心台灣會成為反叛份子的溫床,因此一開始不願意在府、縣治所在築城。不過在朱一貴事件中,鳳山縣治被攻破,因此當局不得不在事件後隔年(1722年)築土城自保,是台灣島的第一座中式城池。

當時的鳳山縣治位於今日的左營,城池位於龜山和蛇山(為今日壽山的東北角山脊)之間,倚山而建。不過這座城池仍在1786年的林爽文事件中被攻破,當時認為倚山而建的城池太容易被觀察城內動態為主因,因此決議將縣治遷往今日的鳳山。

然而遷城之後的鳳山在乾隆、嘉慶年間依舊遭遇戰亂,並未因此獲得和平,遂又有遷回左營的聲浪。因此在道光5年(1825年),由官民集資、知縣杜紹祈督工下,在左營重新展開了築城工事。這次吸取了上次的教訓,將城池往東北方移動,遠離蛇山並將龜山包入城內。然而在城池完工之際,知縣又因病過世,眾人認為原因是左營為不祥之地[1];但也有一說是因為鳳山新城位處高雄到屏東的交通要道,已發展一段時間,搬回左營反而交通不便[2],不論如何這座「新城」在使用一段時間之後就又再度被捨棄。

到了1930年代,日本在南進政策下選定左營作為海軍基地,因此城西的城牆最先遭到拆除,舊城內也因此被劃入海軍基地的腹地內。戰後國民政府的大批軍隊撤退來台,舊城腹地除了軍營之外,也容納了人數眾多的軍眷,直到近年因著眷村改建、拆除,才陸續讓舊城遺跡重見天日。

根據日治二萬分之一台灣堡圖,這座舊城格局大致呈現東北-西南走向,從啟文門(南門)圓環開始沿著城峰路向東北,在東門路口遇上鳳儀門(東門),接著沿著城峰路和勝利路民宅後方遇龜山進入蓮池潭,繞過龜山之後再次橫跨勝利路,於義民巷口遇到拱辰門(北門),之後城牆走向大致與東門段平行進入自助新村,再來斜切過海青工商接回啟文門。雖然在2014年自助新村拆除時已有部分西段城牆遺跡出土,但由於西段城牆並未與現今道路重疊,加上事前準備不足,於是這次的踏查範圍僅就保存較為完整的東段進行記錄。
日治二萬分之一台灣堡圖套疊在Google Map上
資料來源:中研院GIS
旅程的一開始從南門開始。南門又名啟文門,是目前僅存的三座城門中唯一擁有城樓的城門。不過現今的城樓是在1961年陳啟川市長任內重建,並非完全都是清代原物,且鳳山縣舊城城樓屋頂應為「三川脊」樣式,並非重修後的「歇山頂」。同時為了觀光需求,在城門西側亦新建仿古樣式的樓梯。
原本的城樓應為三川脊,並非現今的歇山頂
新城樓的內部
城門外側門額書「啟文門」,右側則加註「道光伍年桂月 穀旦」,左側則是建造人鳳山知縣的名字,而在他的旁邊似乎還有另一位大官署名,但字跡模糊已看不清;內側門額則書「南門」右側則加註「道光乙酉年桂月興工  丙戌年荔月竣事」,左側則是督造總理和勸捐總理之名。


城門基座主要是就地取材使用附近的石灰岩構成,但門洞的拱卻是使用花崗岩,或許是增加建築物承重與強度的考量。雖然門板已經消失,但目前仍留有門轉軸用的孔洞以及疑似門閂用孔的痕跡。
下面仍是用石灰岩,上面則是用花崗岩
左邊城外方向,右邊城內方向
接下來在城峰路北側出現城牆以及護城河,不時還有排水道的設施出現。

排水道
這段城牆稍為完整一點
附屬砲台
最近好像很流行維修中的部分用大圖輸出擋一下XD
沿著城牆走很快地來到了東門。東門又名「鳳儀門」,除了城樓已不復存在,基座和堞仍維持原貌,城門內側則設有踏道可供登城,踏道入口也很講究的設計成門的形狀。踏查這天剛好遇上文化局舉辦「見城」相關活動,上頭搭上了舞臺鋼架,所以無法上去一探究竟。
城外設有橋跨越護城河
城外門額
城內這一側的樣貌 
城內門額
踏道入口被鷹架擋住過不去
過了東門之後城牆在城峰路和勝利路的民宅後方,於是改走城內這一側。由於這一區塊原本是海軍海光三村的範圍,因此僅存的城牆遺跡上不時可見室內磁磚,反映當時物資缺乏,居民將城牆作為房屋牆壁的一部分。而今日的海光三村早已配合1998年的眷改計畫遷村,城牆內目前是龜山公園的腹地。
剛好可以看見城牆的構築方式是內外兩面牆,裡面充填土石
牆上貼著磁磚

甚至還有開窗戶的遺跡
這一段的填充物改用磚塊
在龜山公園停車場出口附近,城牆跨越勝利路進入蓮池潭邊
進入蓮池潭後的城牆狀況和原海光三村段差不多,都是用石灰岩所砌成,也有被當作房屋牆面的痕跡。由於位處龜山山腳自然生態較豐富,加上蓮池潭步道等設施的興建,受破壞的狀況比較嚴重。



這一段幾乎看不出來城牆在哪裡
城牆大概從這裡離開蓮池潭
再次跨越勝利路到照片的正前方
再度跨越勝利路之後便接上北門段的城牆,轉個彎之後就可以看到北門了。北門又名「拱辰門」,城門基座和東門一樣,同樣設有踏道,但特別的是城外門洞兩側有泥塑浮雕成的門神,是台灣城門僅存的案例。

城外側的樣貌
左門神
右門神
城外門額
城內側的樣貌
城內門額
北門的踏道,很講究的加上門

城上馬道與踏道
北門西側的城牆目前斷在這裡
北門城外則有一座名為「鎮福社」的土地公廟,興建年代與舊城相同,被認為是北門及城外埤仔頭的守護神。同時在鎮福社和北門間還有一古井,供往來旅人取水,於是以拱辰井之名與鎮福社一同被劃入國定古蹟鳳山縣舊城的範圍內,不過這兩座古蹟的指定與保存可不是這麼順利。

在1969年,鎮福社前的道路計畫拓寬,本來是要拆除的,信徒也另外在附近新建廟宇。然而凶多吉少的古廟卻幸運的在相關單位重視下變更道路範圍,讓古廟得以原地保留下來,卻也陰錯陽差的使現今的鎮福社變成一間閒置的古廟,算是文化資產保存的一個缺憾。

而拱辰井卻沒有這麼幸運,由於計畫道路無法避開,因此至今仍是用大圓孔蓋將其蓋住,深埋於地底下,僅在蓋上寫拱辰井向大眾交代,一直以來都被視為文化資產保存的負面教材。近日文化部鼓勵地方政府進行再造歷史現場,高雄市以重現、修復舊城獲得補助,希望「見城」的同時也能讓拱辰井重現天日!
埋於地下的拱辰井
井與廟的相對位置
雖然「見城」計畫受到文化界的高度期待,但對於城峰路和勝利路的當地居民來說卻也造成爭議。先前說過海光三村利用城牆當作房屋牆壁的情況普遍,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另一邊的城外,至今仍有餐廳、住家占用城牆,並在上頭開門、窗,居民擔心被徵收,家家戶戶幾乎都可以看到抗議的白布條。

筆者認為,雖然居民占用國家資產是事實,但這樣的占用情形其實也見證了1949年以後大量軍眷來台,只能在城牆下重建家園的大時代歷史。重修城牆雖然有助於重現清代歷史現場,但這些眷村生活痕跡不也是歷史的一部分嗎?文化的主體是人,如果沒有了人,空有建築,故事怎麼樣也不會完整。希望有關單位在修復舊城牆的同時,也能適時留下這些生活痕跡,讓不同時代的歷史相互對話,才符合再造歷史現場的精神不是嗎?

參考資料:
1.戴震宇,《圖說台灣古城史》(新北:遠足文化,2014),頁130-131
2.維基百科-鳳山縣舊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