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9日 星期一

仲夏寶島號三周年─CT273專列全紀錄

過年才剛結束,各種火車才正準備要出來透透氣。適逢CK124與北海道C11型SL締結姊妹車3周年,台鐵也開行了紀念專列。可惜的是,CK124剛好碰上保養期,最近正在富岡基地大修,所以確定無法出現,改由去年剛復駛的CT273代打。這次專列將行駛瑞芳=冬山的宜蘭線區間,而這段鐵道有現今台鐵幹線最陡的陡坡,也有多處急彎,一直以來被視為一大瓶頸路段。對於70歲以上的SL是否能順利運行,也受到鐵道界的關注。

3月6日

活動前一天下午,CT273預計由花蓮迴送七堵,筆者計畫到了田寮洋等車。結果一出貢寮火車站,腳踏車就落鏈,看看距離表定通過時間15:08剩沒多久了,也開始緊張起來。急急忙忙趕到,等著的卻是安安靜靜的田邊鐵道。因為看到有人還在等,所以應該是還沒過吧,於是也跟著等。等的過程也抓了許多車。
221次DMU
604次莒光(雙機重聯)
432次普悠瑪
7525次雙機重聯幸福水泥砂石列(剛好有一隻水鳥入鏡)
田寮洋有著廣大的溼地與稻田,除了拍火車,也是拍鳥的好去處。剛好就遇到有一團來賞鳥的鳥友,在田邊看白鷺鷥等等的鳥。大概因為太無聊吧,所以也殺了很多底片。

天氣時好時壞、時雨時陰,又等了兩小時都還是沒看到CT273,正騎著車要回福隆站看看是不是晚上才要回送,結果就聽到汽笛了。而明明再往前騎就能到鐵道邊,我卻耍笨往回騎,結果當然跑不贏女王啦。值得慶幸的大概是這次回送CT273是做本務機自己爬上坡吧,希望明天能順利爬上牡丹坡。


這樣算是ㄎㄖ嗎?
3月7日

專列活動的第一天,我來到了三貂嶺段的基隆河谷,這段鐵道緊鄰山壁前進,頗有與世隔絕之感。沒想到一早就已經有一團人在鐵道對面產業道路等了,但這團人一看就知道對鐵道一竅不通,只不過是52次莒光經過就緊張得半死,難道都沒有先看運行圖做功課的嗎?


52次觀光號
進入平溪線的DRC
新與舊的交會
CT273好像沒出什麼力
搭下班車進行追擊,終於在四城站追到。表定專列將在此待避280次、4154次和4018次,趁著這段時間利用腳踏車前往四城南邊的台九線跨線橋。相較於剛出發時的樣子,這次CT273總算有出力了,噴出了不錯多的煙。但真的很好奇HeadMark上寫了什麼,居然放到最大了還是看不到,到底是字太小還是我相機太爛?


騎著腳踏車去找點,原本想試試宜蘭南的高架橋,視野沒想像中開闊,就這樣來到了蘭陽溪橋。在台九線蘭陽大橋和蘭陽溪鐵橋的中間,有兩座日治時代留下來的舊橋,一座是單線的宜蘭線時代的舊鐵橋,另一座是有洗石子裝飾護欄的公路橋,剛好可以將SL和這有歷史意義的地景結合。但奇怪的是,明明車銘板都拍得很清楚了,HM還是看不清楚,看來應該不是我的問題了。


此次活動還有一個亮點,以往只會讓SL跑單程,回程交由柴電機車牽引,而這次讓CT273在宜蘭轉向,讓他能夠在回程做本務機,也讓民眾能夠參觀轉車盤的操作。剛好也藉這次機會一窺難得一見的宜蘭機務分段。可惜的是,回到宜蘭站已經太晚了,來不及看到他上轉車盤。
看到HM之後,終於知道敗筆了。小小一塊圓板塞進這麼多字,而且字和底色對比不明顯,難怪遠遠的根本看不到他在寫什麼。而且上頭還寫CK124與北海道C11型SL締結姊妹車紀念,明明開出來的是CT273不是嗎?真的沒看過自己打自己臉的HM,而且還輪不到我們來吐槽。
頗有阿里山的感覺

舊舊的車庫,感覺和北廠風格有點像
以前的SL加水塔,還是磚造的呢
引發熱烈討論的HM

感謝辛苦的師傅們
這就是宜蘭機務分段內的轉車盤
準備出發連結車廂
蓄勢待發
為了記錄CT273賣力爬坡的畫面,雙溪=三貂嶺自然是首選,但看到早上三貂嶺的霧氣和濛濛細雨,還是隔一座山比較保險。車過貢寮時,田寮洋不但起霧還下雨,正令人擔心之時,雙溪又不下雨了,真的是過一個隧道一個天氣。但和我有同樣想法的人果然很多,牡丹坡鐵道旁聚集了大概快30支相機吧。
一直聽到旁邊傳來專列在貢寮被機外,或是掛在哪裡的消息,真的讓人有點擔心會不會最後要R40接手。但遠方升起的白煙讓人都放心了,隨著機械鼓動的聲音接近,CT273終於出現在坡道盡頭,緩緩地往我們著爬上來。噴出的水蒸氣量之壯觀,連上次爬舊山線的CK124都被比下去,壯觀的景象令所有人讚嘆不已。重要的是R40完全安靜無聲,他是靠自己的力量上來的,台鐵的SL終於證明他們還寶刀未老,可不是遊樂園裡的小火車呢。





隨後一連出現三班貨列,這真是吃到飽的一天!


3月8日

活動第二天是個ㄎㄖ的一天,原本預計拍完北關就收工,但沒想到一早從礁溪到東北角起大霧,能見度大概只有幾公里。天氣本來就已經夠差了,結果連CT273都不起勁,除了SL鼓動的聲音就是R40轟轟的柴電引擎聲,真的有點失望!


真的有點教人不甘心,加上回程區間車上的一位老先生慫恿,最後還是到一定有很多人的冬山去。
果不其然,冬山站月台是人山人海,每當有快車過站時的鳴笛也都鳴得特別凶,總覺得能體會為什麼機車長的壓力都很大。有時都會覺得或許很多人平常一點都不關心台鐵,甚至都沒在坐,但一有SL出來就像趕燈會般去湊熱鬧,明明行車站長都在吹哨示警有快車,就是不退到黃線後面。其他像是跳下月台、直接跨越鐵軌等等各種危險舉動也不勝枚舉,真不曉得辦這種活動是好是壞。


人山人海的狀況
過中午後天氣漸漸轉晴,彷彿早上的霧氣只是個夢境,也開始心動起來,原本想早點回家的又繼續撩下去。隨著區間車晃到了二城,這裡還有一大片的美麗稻田,後面還有傳說中的礁溪富士山,是個不錯的定番點。但似乎是海陸風吹起,山上的雲又漸漸的往海的方向擴散,於是天氣一下子又轉為陰天。
而當專列出現,簡直比天氣更大失所望。原本昨天在機次位的R40居然篡位變成本務機,CT273反倒跑到機次位去了。沒想到居然這樣就ㄎㄖ了,明明昨天還能自力爬上牡丹坡的,今天到底怎麼了?(6/8編:根據後續情報,當日是因水位計故障而無法判讀水位,為避免發生鍋爐乾燒的危險,故改由R40作本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