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7日 星期六

從零開始的軍旅生活(二):新訓

軍隊的生活作息其實和中學沒有太大差異,雖然表定6:00起床,但大家基本上5:30就會起床摺棉被、蚊帳了。6:10集合完畢後看幹部指令做打掃或晨間運動,大約7點吃早餐,8點集合上課,每50分鐘下課10分鐘(第二節下課為20分鐘),11點半之後吃午餐。12:40午休半小時,下午繼續上課,17點多吃晚餐。到19點前洗澡,同時為了避免隔天早上刷牙排隊還得順便把要用的水裝到臉盆裡,之後再集合看值星官規劃,21:00就寢。

前七天的活動不多,除了進行簡單的體檢和招募(詳情見另文),再來就是一些針對全營法治教育和資訊安全教育課程。看似是為了安全,但實際感覺上講師比較在意軍隊形象,像是資安課上提出的案例宣導幾乎不是什麼洩密造成國家危機,反而都是以前新訓的小兵愛玩亂拍上傳到社群媒體,最後鬧上新聞版面的事件。

另外就是憲選和處理其他庶務,像是智慧型手機標籤的申請,這樣晚餐後的自由時間就能使用;裝備完好度檢查、拍攝證件照和團照等等。其他時間除了招募就是自習,班長交代的事情只有背期末鑑測要考的題庫和單兵戰鬥教練報告詞,不過真的要背也不用花多少時間,但底下竊竊私語前面的班長又不高興,所以要不是發呆(右鄰兵發明了用口水吹泡泡的遊戲,只能說噁心),就是得自行準備不顯眼的東西來看(左鄰兵就印了日文課本和單字來)。

真正有軍事訓練課程要到第八天,不過沒多久又要放懇親假了,所以可以想見懇親假之後課程緊湊程度勢必會增加了。在入伍的第12天是懇親日的活動,入伍時便發給每個人一個信封寄邀請函給家人,屆時家人可以憑邀請函入營探視,同時也開始放三天的懇親假。懇親日某種程度上也算是營區開放日,所以幹部們計畫在離營宣教時讓我們用唱歌答數表演向家長展現訓練成果。連長也說了,要讓我們的家人看到我們從男孩變男人的一面,我暗笑著怎麼可能因為短短12天練習的唱歌答數就變成男人了?還真是愛面子。

軍事訓練

平常的操課項目就是打靶、槍枝拆解/結合、刺槍術、單兵戰鬥教練和手榴彈投擲。陸軍步兵新訓都是使用65K2步槍,這把1976年製造的步槍重達3.5公斤,雖說不是拿不動,但如果一直定在同一姿勢也是蠻累人的,像是行軍到操課場地時還要答數,答不好就一直走,加上疲累就不斷惡性循環。

在期末鑑測前會進行3次打靶,分別是25m歸零射擊一次及175m人形靶兩次,不過因為第一次175m射擊我們連上脫靶情形嚴重,所以又把脫靶的人抓出來加打了一次。每次打靶前的上半天都會進行靶台流程的預習,包含射擊完之後的清槍程序,通常會和槍枝的大部分解一起上,將連上弟兄分兩邊教學,時間到了再交換。由於槍支殺傷力不是開玩笑的,所以射擊時都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靶場底下也嚴禁嬉笑(交談最好也避免)。

打靶要訣基本上只要將槍用力抵緊、抓緊,加上瞄準確實的話都能上靶。不過由於65K2服役時間也很久了,槍管在長時間的使用之下多半早已歪掉,即使幹部都已經校正到只要覘孔-準星-目標一線就能上靶的程度,但校正完的覘孔位置通常偏離槍中線甚多,不容易瞄準。

刺槍術是另一項會用到槍的課程,就像許多軍隊表演會看到的,大家排成方陣、整齊劃一的進行突刺、砍劈等動作。不過就像前面提到的,槍還沒上刺刀就已經很重了,常常操課一段時間大家的姿勢就走樣了。而這東西在戰場上有什麼用處,連班長都很直白的講沒有用,只是拿來表演好看而已。不過因為是鑑測項目,所以有時晚上就算已經還槍,也得拿S腰帶操練。

單兵戰鬥教練算是佔時間比重也較多的一門課,主要是在戰場上遇到毒氣、壕溝、鐵絲網之類的應對,同時搭配「落落長」的報告詞,邊念也要同時做動作,常常在草地上打滾一整個上午。不但動作要確實,唸報告詞也要大聲。不過奇怪的是,不同班長教單戰的動作都有些不同,常常讓大家無所適從。而因為報告詞是要跟著唸的,所以晚上也會考默寫(雖然因為很多原因根本沒照進度考完),錯二十個字以內才不用罰寫。

最後就是手榴彈投擲,次數也只有3次,包含投遠的基本投擲2次和投準的野地投擲1次。投擲時不會使用真彈,而是使用形狀和重量(600公克)差不多的假彈練習。由於人數眾多,加上安排的課程時間也不多,每次都只讓我們投完一輪就結束了,覺得有些可惜。

非軍事課程

非軍事課程算是比較輕鬆的時間,首先是每週一次的莒光課。顧名思義,就是收看在華視放送的「莒光園地」節目,進行思想改造。不過莒光園地的排版美學設計不意外的充滿ROC美學,內容可看度偏差值頗大,有時是無聊的政令宣導,有時是還不錯的單元劇(雖然演員演技都還好)。

我自己最有興趣的是軍史探究單元,但呈現內容還是深度不足,而且太過偏重正面事蹟(畢竟是思想改造嘛)。像是有一次報導「登步島大捷」把當年參戰官兵說得多麼令人敬佩、沒有他們就沒有台灣的民主......,但我就很好奇既然好不容易守住這座島,那為什麼從沒在地圖上看過這個名字,後來查了才知道隔年國民黨就因戰略考量自行放棄這座島了(這應該可以批評國民黨窮兵黷武吧)。

在看完莒光園地之後會讓我們寫大兵手記,一面根據當週題目寫作文,另一面寫週記。前者基本上只要寫得正能量滿滿就可以了(反正改的人也不會看),後者則可以反映一些生活大小事,做一些心情上的抒發,班長看過之後也會寫一些留言給我們。

晚上的課程為主官運用,基本上是看值星官的安排,但絕對不會讓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輕鬆一點就讓我們訂外食配電影,累一點就是拿S腰帶練刺槍,或是考默寫、自習之類的。有時營上也會安排活動在這個時段,比方說宗教團體進來做反毒或生命教育的宣導;而懇親假後的晚上則安排歌唱大賽,由各連推出兩位上台演唱,當然觀眾的參與度也是評分項目,最後靠著弟兄的各式加油道具(手電筒加上有色寶特瓶呈現螢光棒效果)和深情演唱,由我們連拿到冠軍!

另外就是早餐和晚餐前的運動時間,做完暖身之後就開始運動,不外乎伏地挺身、開合跳和慢跑這幾項。有時班長也會帶一些其他核心肌群的運動,不過對平常沒什麼在運動的人往往難度太高,加上一個班長要帶全連,所以愈遠離隊伍中心的弟兄基本上都只有做樣子而已。這段期間我們也和其他連進行了足壘球競賽,做為略為枯燥的體育活動中的小確幸。

自由時間

自己可以安排的時間就只有下課和每餐飯後到集合前的時間而已,不過能做什麼基本上也是有所限制,像是使用飲料販賣機和抽菸只能利用20分鐘的那節下課和飯後,手機只開放在晚餐後使用,連上營站買生活用品都只能每班派一人由幹部帶去買。根據這段時間的觀察,在幹部的觀念中自由時間能做的事情並不是我們應得的,而是他們「賞賜」的福利,只要他們不滿意我們的表現,隨時都可以收回。

比方說手機的使用好了,懇親假前幾乎每晚都會開放使用,但放假回來一方面是鑑測近了,另一方面我們在操課時常常私下交談(還不是你們規劃的自習時間太多)、行軍總是有人不認真答數,結果就只開放兩次。印象最深的是鑑測接近尾聲的時候,值星官說當晚可以用手機,只要所有人在洗澡完之後把蚊帳掛好、隔天要刷牙洗臉的水打好,但「樹大必有枯枝」,有人就被抓到水沒打滿一半,於是大家就沒手機用了。

隔天和鄰兵討論這起事件時,大部分的人都認為因為沒達到要求,所以不能用就算了。可是明明那天值星官宣稱有掌握名單,為什麼不針對那幾個人懲處就好,非得連累其他人?尤其很多人都說做兵就是要學習為自己負責,但為自己負責還不夠,這下還得為你可能半句話都沒和他說過的人負責,有失比例原則。再者,打水這件事本身就很奇怪,每個人刷牙洗臉又不一定會用到半盆水,何必規定水量?因此我認為值星官根本無心開放,只不過是找藉口罷了!

人際相處

大家或許最關心的是軍旅生活嚴不嚴格,我的觀察是因人而異。以我們連來說,連長是大學畢業,年齡也和我們差不多,所以比較主張人性化管理。原本內務評比沒過的人,隔天晚上要全副武裝罰站,也是因為我們連長體恤我們一天操課下來很辛苦而沒有實施。

其他班長雖然待我們也不錯,會像個哥哥一樣和我們聊天,但有時訓話就會說以前當兵沒有像我們這麼爽的,或多或少透露出他們並不認同這套管理方式。於是到新訓後期雖然他們不常嚴厲訓斥我們,但只要他們覺得對我們好卻沒有回報(諸如集合時間講話、不認真答數),就會縮減我們自由時間可以做的事情,比方說晚上的手機時間和下課時間買飲料和抽菸權利等等,像我這樣安分守己的人就會莫名其妙遭殃。

隔壁連的管理方式是另外一個極端,有一次下餐廳就看到他們叫明明才剛入伍沒多久新兵全員直接集合,直挺挺的立正站好聽班長訓話。同時操課分量也比我們重許多,三不五時就看到他們在練刺槍術,連晚上的主管運用時間都還拿著65K2練,心裡除了默默為他們加油之外好像也不能做什麼。

至於同梯弟兄則是多樣性頗高,有喝洋墨水回來的,有未來要從事社會企業的理想家,也有聊得很來的朋友。不過雖然大部分的人都是大學畢業,但很明顯的感覺到某些人的心智年齡大概還在國中吧,像是無聊到不停用口水吹泡泡的那位就是其中之一。由於受限於自由交流的時間少,所以我頂多只認識自己班上和前後左右附近的鄰兵而已。但就像俗語說的:「樹大必有枯枝,人多必有白痴」,安分守己的人往往還得因為某些你根本不認識的人不認真操課、答數答得不夠大聲,連帶喪失自己的「福利」,這時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抽籤

新訓的最後會辦理抽籤作業,當日流程會先讓志願役和自願外島的人先抽,之後便是一般人的大抽。大抽的籤是先以戶籍地縣市,再以專長分別配籤。基本上宜蘭、花蓮人較少,下部隊的單位都是在戶籍地附近,像宜蘭只有蘭指部和花防部可抽,花蓮則全是花防部;台北則因人比較多,可能會抽到的單位從宜蘭到新竹都有,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因為上一梯分配了太多外島籤,所以我們這梯一支外島籤都沒有。

專長類別是根據每個人的畢業科系和證照區分,像是土木、資訊、餐飲、駕駛等等,如果沒有軍隊需要的專長就是「通用」。不過這基本上只是沿用一年兵的做法,實際上不論專長為何,籤條上的職稱全都是步槍兵。

大抽由設籍宜蘭的先開始,做完身分認證後再依專長和學號依序入座。叫到該專長類別的第一人上台抽順序籤,如果抽到5,那麼就是由第五人開始依序上台抽單位籤。抽完籤之後下台領籤條,登入電腦就完成作業。

抽籤過程全程錄影,看似嚴謹,其實大多只是跑流程。像是志願役早已確定轉服單位,也是得上台1抽1做個樣子。最可憐的是花蓮人,不但最後抽,而且不分專長的單位、職稱都一模一樣,抽到了午餐時間還沒抽完。而雖然我平常在台北都會區生活,但卻因為設籍宜蘭的關係只能繼續留在宜蘭完成剩下的軍旅生活,也是當初所沒料想到的。

新訓開支

做兵這段期間,國家會發給的月薪到個人郵局帳戶,每個月是6070元,由於我的服役期間跨到年尾,所以有多領到一千多元的年終獎金。

而新訓期間的支出項目便有:
1.幹部先幫大家買好的生活用品(品項見前文):$490
2.縫上迷彩服的學號牌:$118
3.證件照(做軍證和結訓證書用):$98
4.理髮:$50/次(新訓期間剪3次)
5.洗衣費:$550
6.印章製作:$30
7.團照:$500(自由購買)
上述總共得花近2000元,通常在懇親假收假後收。這段時間能不能存到一點小錢好過年?只能看個人造化了。

既然說到錢,下次就來說說國軍最愛談的錢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