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0日 星期二

從零開始的軍旅生活(五):下部隊

在新訓的結訓假結束之後,我們先回到了原本的新訓單位,等待隔天撥交的作業。原本依照國家政策規劃,在新訓一個月結束之後,我們這些役男會到其他常備部隊去進行第二階段的訓練。不過或許是為了避免對常備部隊造成額外業務負擔,所以在2018年元旦之後,已全面改成在原新訓單位服完16週的役期,我們就成了新單位所接的最後一梯新兵。

換跑道的新生活

在放假前的抽籤作業上,我們被分到了蘭陽指揮部的機步二營,應該是要去武荖坑營區的,但撥交前夜帶隊幹部卻沒跟我們說遊覽車車號,讓我們這些人一頭霧水。人生常常在換跑道,沒想到我們的生活範圍真的換(飛行場)跑道了。隔天的撥交,帶隊幹部真的帶我們用走的到了153旅隔壁的蘭指部營區,而且不是機步二營,而是混合砲兵營!

新的單位也不是將我們編入一般常備部隊,而是屬於臨時編組的新兵集訓隊,由4支分隊組成一個區隊、3個區隊組成一個中隊,人數編制和一個連差不多為150人。下午等中坑和斗煥坪營區的其他弟兄來報到之後,便帶我們前往營舍。

由於混砲營所接的上上梯新兵還沒退伍,所以我們的營舍是在一個月前由幹部帶著上上梯的學長將原本的閒置營舍打掃出來的。營舍是由五間一層樓平房構成,要去洗澡排隊或廁所都要淋雨;餐廳兼中山室的空間也很狹小,差不多就是所有人塞進去剛好塞滿;許多人軍旅生涯唯一的樂趣──飲料販賣機也因為平常閒置而根本沒補飲料,讓許多人都傻眼。至於寢室內人口密度會降低更是奢求了,基本上和新訓是差不多水準。

晚上我們的少校中隊長和副營長和我們解釋,因為機步二營有其他演訓任務,所以才將兩個部隊原本要接的梯次交換。副營長也強調我們所受的訓練內容不會改變,不會因此變成砲兵。不過我和許多人的問題重點其實不在那裡,既然早知道機步二營無法接兵,為何籤條上還寫上機步二營?高層人物的安排卻未先告知,令許多人氣憤。

1985

1985是國防部在洪仲丘事件之後所設立的投訴專線。第一天晚上或許中隊長有預感這樣的環境會被投訴,所以不限制我們打電話,但和我們約定要事前報備、事後報告、照實描述,讓他們有個準備應付長官。

起初我們聽不懂這是什麼意思,而且在他講之前早有多通電話打出去了。隔天中隊長利用集會的時候就和我們說打電話沒有用,因為上面也只會把問題丟回基層處理,並不會多提供資源或派人來,而且他們還得應付長官和寫報告,處理效率不會比較好,在說這些話的同時他的手機仍一直不斷響起灌籃高手片頭曲的手機鈴聲。不過明明是高層未考量到混砲營的營舍和資源狀況做了這個奇怪的安排,甚至連籤條都沒照實寫,結果承擔責任的卻是現在陪在我們身邊的基層幹部,豈不怪哉?從此我們心中也有底,打1985是沒有用的,只能乖乖認命。

關於1985還有另一段故事。隊上有名編號089的弟兄患有甲狀腺相關的疾病,只要沒吃藥就會全身無力。原本089早就符合免役條件卻因在外島唸書而無法辦理,到了新訓單位又叫他下部隊再辦,結果就這樣下了部隊成了顆燙手山芋。089為了拼驗退有時索性不吃藥,而他和他的家人也常常打電話投訴幹部。

有一次操課089又身體不舒服,幹部讓他在後面休息。明明自己也沒有積極表態,卻跑去投訴幹部不讓他去醫護所,結果害得一位脾氣很好的分隊長被記小過。中隊長則認為他自己隱匿病情,也罰他禁假,這又讓他去投訴了一次。而每一次只要有人打了1985,中隊長總是要把大家集合起來重申打電話原則以及有事要和幹部反應,偏偏中隊長每次講話都可以講很久,常常拖到大家的休息時間。

所以1985真的不要亂打,不但問題不會有大躍進解決,大家日子也會愈來愈難過。

新兵隊的生活

基本上下部隊後的生活作息和操課內容與新訓差不多,不過還是有些差異。也是因為這些差異,有帶新兵隊經驗的幹部早有準備要全部從頭教一遍了。像是一早集合完畢之後,前面的值星區隊長下「早點名」口令,許多人還搞不清楚狀況,隨後唱的陸軍軍歌更是「離離落落」。原來大部分的人在新訓時根本沒有早點名,區隊長便不屑的罵新訓單位到底教了什麼,彷彿高中老師在問國中倒底教了什麼那樣的既視感。

訓練課程和新訓差不多,除了步槍改成稍輕的T91,一樣有槍枝使用、刺槍術和手榴彈課程。不過實彈射擊只有一次,所以槍支訓練課程花了很多時間在練習靶台流程和箱上瞄準。除了傳統的課程之外,也多了擒拿術和CPR教學,算是比較實用的課程。以上這些課程都安排在週一到週三的時間,另外也會進行課程和體能評量,登錄到個人的兵籍資料上。

週四和週五的活動就非常固定,週四上午兩節課一定會進行基本教練,練習立正、稍息等基本動作,也是第一次覺得稍息比立正還累。下午則是莒光園地時間,而大兵手記改到週二晚上主官運用時間寫,所以看完電視之後就和平常一樣準備運動。

週五上午會帶我們和常備部隊一起做裝備保養,但都是做一些車輛或大砲外觀擦拭的工作,而且工作量並沒有多到讓我們150個人力可以有效運用,常常安排8個人擦一輛悍馬車一整個上午,所以有些人擦一擦就會躲到車裡面去休息了。除了每週的保養,每個月還會有一連三天的大保養,但工作內容也是一樣,就只是擦一顆輪胎一個上午變成一整天的差別。下午則會進行行車安全宣導,做為放假前的離營宣教。

雖然一直到幾週後才有自動販賣機可以用,但每周三幹部們都會帶著我們全部人分批上營站採買生活用品和零食,可說是比新訓自由很多。每週三晚上主官運用時間也會讓我們「肝膽相照」邊吃邊聊,不過自從有一次中隊長來認為肝膽相照不是這樣用的,我們就沒得「照」了(中隊長來真的沒有好事)。但這裡還是要平反一下,中隊長偶爾也會選一些電影來給我們看,而且也都是不錯的片子,晚上也不至於過得太無聊。

或許是因為我們的表現比隊長們以前帶的新兵好很多,所以中午飯後和晚上睡前都固定會開放手機使用,甚至隊長們也會和弟兄們交流手機遊戲。同時也採納意見,聖誕節晚上讓我們舉辦晚會,張羅餐點和表演節目。雖然生活環境不是很舒適,但生活倒也過得蠻開心的。

不過即使生活過得有趣,放假還是最讓人期待的!下次就來聊聊如何為自己爭取到更多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