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2日 星期四

從零開始的軍旅生活(七):打飯班

先前說到因為混砲營所接得上上梯新兵還沒退伍,所以不只營舍,連餐廳也沒我們的位置,於是每一餐都得由打飯班走來回700公尺的路途到伙房把伙食推回來隊上中山室用餐。原本是由12分隊負責,但因為人手不足,所以第二天連我們分隊也加入了打飯班的行列。

餐前準備的內、外場人數配置約1:2,內場的人負責準備大家洗碗用的泡泡水和拿出消毒櫃的餐盤,外場則負責把伙食推回隊上。用餐時要先幫幹部裝好餐盤,以及盛好每一桌的湯,幹部集合大家進中山室用餐時再幫大家打餐盤。餐後則還要將長官的餐盤和餐桶洗乾淨,並連同剩菜推回去伙房。

做打飯班的好處是能決定自己要吃的分量,至少能吃飽。由於每餐的作業時間長,所以我們常常是另外集合,連操課都比別人早離開下去作業。如果遇到無聊的課程,倒是一件好事。不過相對的,餐後休息時間也比別人短,像是中午開放使用手機的時間,或是洗澡的熱水往往都被其他人洗完。雖然來回約700公尺並不算太遠,但冬季的宜蘭常常下雨,一趟路下來不但鞋子濕掉,雨衣也把濕氣帶入室內,頗不舒服。而隊長們顧慮到作業熟悉度會影響用餐速度,於是這項苦差事並不像其他打掃工作會每周輪替。一連串的相對剝奪感,都對弟兄們的士氣產生打擊。

因此,打飯班的弟兄不斷地爭取福利做為彌補。首先是午休和等洗澡的時候可以使用手機,但因為可以滑手機的時間太多,我自己覺得有些膩了,不過還是有人認為這不過是拿自己的睡覺等等其他休息時間換來,並不等價,於是更進一步要求生活公約加分或是週五18:00放假。最後透過分隊長終於向中隊長爭取到跨年那一週可以提早放假。另外,我們隊上曾做過業務員的弟兄也幫我們和區隊長達成連中隊長都不知道的暗黑交易,於是不只免費奉送的榮譽假,週週幾乎都有三分之一以上的人放假。在此真的要感謝隊長們體恤我們的辛苦,讓我們過得比其他人快活不少!

在前兩梯的學長退伍時,營級也規劃將學長們的用餐地點讓給我們使用,一方面我們作業方便可以就近處理,二方面伙食不夠要加菜也方便。不過其他弟兄對於換他們每餐都要走700公尺,而且得唱歌答數過去表示反對,而我們自己人擔心暗黑交易的條件不成立,所以也反常地跟著找理由表示反對,倒是頗有趣的反應。

雖然餐廳不搬了,但還是有很多挑戰。例如許多人都曾經抱怨的泡泡水濃度不夠,害他們洗好的餐盤常常因為太油而被退貨。不過以打飯班的角度來說,一方面上面所配給的洗碗精數量有限,要給所有人是絕對不夠,我們也因此宣導先用衛生紙擦拭,但許多人都還是當耳邊風;二方面我也常常在預先過水的清水桶內看到雞骨頭之類本該進剩菜桶的殘渣,自己前處理做不足反而責怪我們,打飯班也是頗無辜。

除了生活習慣差的弟兄,伙房也給我們很多難題。伙食除了有時會燒焦、不美味之外,甚至還發生過同一餐有兩道菜都是木耳炒肉絲,只是用的肉種類不同也能當成兩道菜。不過最大的問題還是分量不足,尤其在學長退伍之後更是嚴重,超過150人份的伙食常常縮水成100人份,即使抬餐時立即反應,督伙也只是兩手一攤,沒菜可加。最後非得由營級長官出面訓斥伙房,伙食分量才因此增加。不過剩菜、飯量也因此暴增,常常還有整整一鍋飯吃不完,真不懂伙房做事為何都如此極端。於是「伙房兵」一詞便成了我們之間罵人的用語。

就這樣,做了兩個多月的餐廳服務生之後,終於迎來了我們的結訓之日。